樱桃视频最新地址入口

服务生的脖子上缠着鱼尾巴,鱼头与人头已经融为一体,不怪非要侧着头看人,正面看人,不方便鱼的生理构造。

不过这样强迫人一直侧着头,有点不人道吧。

蔡根已经不是当初的蔡根,虽然眼前的情况很诡异,只是惊讶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假装看其他地方。

佟爱国趁着蔡根不注意,突然伸手抹了蔡根额头一把,应该是把那个神眼给收了回去。

“你没有祖纹,又没灵力,长时间使用神眼对身体不好。

看两眼得了,以后还想看,可以加入我们萨满教。

只要得到伐兰嘎思哈恩都力的认可,你随便看。”

蔡根睁开了双眼,那个第三视角已经消失了,用手摸了摸额头,还真挺神奇的,比那个什么阴阳眼神奇多了。

也不知道小孙的火眼金睛是不是一个效果,从他没提醒蔡根这点上来看,应该是啥也没看到。

看样当个凡人,限制了小孙很多神通啊。

“萨满教的事情,我还没考虑好,你急啥?

佟大爷,这鱼的事情,你早就看见了吧?

清纯美女笑容可掬唯美写真

明知道是黑店你还进,咋想的?”

佟爱国再次被蔡根敷衍,情绪很不好。

“谁说是黑店的,价格公道,服务周到,设施完备。

哪里是黑店了?

骗你啥了?年轻人,不要随口胡说。”

这一本正经的样子,蔡根直接无视,睁着眼扯淡,越老越能扯。

“我没说那些,我说鱼的事。

你都知道不是人世间的东西,为什么不出手斩妖除魔?

老话讲,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忘了吗?”

佟爱国开始跟蔡根对着干了。

“我没听过,我只听过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

想我出手斩妖除魔,费用很高的。

谁掏钱?你掏钱吗?”

不对劲啊,这和蔡根以往的印象有点不符呢?

一般有传承的势力,不是都把维护世界和平作为己任吗?

听这佟爱国的意思,和骗钱的神棍没啥区别呢?

难道萨满教与那些和尚老道走的路不一样?

“你们萨满教的教义,没有维护人世间平稳那一条吗?

这人世间,乌烟瘴气,乱七八糟的,你们萨满教都不管?”

佟爱国伸出了两根手指,朝着蔡根比划了一下,看样多说点什么蔡根想听的,都得要工钱。

蔡根识趣的出了水缸,拿出了烟,给佟爱国点上,顺便还拿过了烟灰缸,帮人家捧着。

抽上了烟,佟爱国看着蔡根的眼睛,略有深意的说。

“你好像对人世间,有什么误解。

人世间虽然把人放在前面,但是这个世界也不是人的。

山川,湖泊,大地,天空,万事万物共同构成了这个人世间,你能明白吗?

如果其他的都没有了,只有人,那也不是人世间。

所以,人世间的平稳与平衡,是万事万物之间的平稳与平衡。

不是,只有人的事情,你的想法,有点自我了吧?”

蔡根瞬间明白了,难道萨满教是为了维护自然平衡的环保型宗教?

万事万物皆有灵,所以众生万物皆平等?

是了,从他们崇拜的各种神祇就能看出来,不只是有祖先神,还有自然神,包容性很强。

“那,您的意思,就是这里的人出事,不归你管呗?”

佟爱国弹了一下烟灰,好像是故意的,烟灰没有掉进烟灰缸,而是掉在了蔡根的手掌上。

“你这是啥理解能力啊?

咋就看不到重点呢?

人出事,当然可以管,也可以不管,重点是没人求我啊?”

晕,扯那么远,以为有什么宏观的看法呢,还不是没人掏钱请你,你不想白干活,蔡根这次看到了问题的重点。

好像自己刚才太直白了,佟爱国自恃身份觉得应该解释一下。

“而且,虽然是异物,但是也没害人啊,而且还对人很友好呢。

就说那个服务员,你看的时候,是不是被绿气萦绕?”

蔡根老实的点了点头,刚才确实看到了,这点没差。

“那是中毒的表现吗?”

一阵无力感升到了佟爱国的心头,埋怨蔡根没见识。

“你想啥呢?那是生命力充裕的表现。

除了侧头看人,那异物与人共生以后,没造成任何伤害,也没有把那小伙变成傀儡,就连那小伙多年的痔疮都给治好了。

这么友好的异物为什么要清除掉?

对了,还有点小副作用,也无伤大雅,”

蔡根被佟爱国一说,觉得很有道理啊。

即使与你共生了,又没伤害你的身体,又没奴役你的灵魂,人家就是来旅游的,体验一下人世间的风土人情,凭什么要清除掉呢?

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呢?

以前无论看动画片,还是,以及所有的影视作品,外来物种不都是带着邪恶目的吗?

不都是应该团结世界的力量一并抵抗消灭吗?

难道真有带着善意而来的外来物种?

这样想有点天真了吧?

哪有这样的好事,与人共生,帮人治病,别无他求?

对了,刚才说到无伤大雅了。

“那副作用是啥啊?”

提到这个,佟爱国哈哈大笑,好像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搞笑一样。

“呵呵,副作用就是,哈哈哈…

这个外来种的思维比较直接,或者说,看问题的角度比较单一。

不能像人类那样多角度看一件事物,所以也没有人类那么多弯弯绕。

这可能是生理构造决定的,没办法。

所以人类被共生以后,心里想什么,就只能说什么。

没有欺骗,没有修饰,没有委婉,没有艺术加工。

无法口是心非,只能心口合一。”

这算什么副作用啊?

那就是,只能说实话,不能说谎呗?

也不算啥大事啊,蔡根放心了。

只是,刚放下的心,瞬间就不那么淡定了。

如果人人都只能说实话,那么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的?

人跟人还能交往不?

也许能吧,但是会很难再建立什么牢固的关系吧。

也不是说这个世界是由谎言构成的,但是如果没有谎言,包括所有善意的,恶意的,无心的,有意的谎言,来作为缓冲的话,世界距离毁灭也不太远了吧。

别人不知道,如果蔡根只能说实话,没有任何修饰的说实话,一天也活不了,即使能活着,也会非常痛苦,绝对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