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精精安卓2020

这的确是一座高楼,古老的山石林木披在漆黑的墙壁上。

一眼看去好像一座山峰,山上百花争艳,飞流湍急,更有鸟兽虫鸣,可谓巧夺天工,完美的融合。

最瞩目当属山上慢慢一片雪枫林,古树连成一片,葱绿而芬芳。

洁白的雪枫花一片又一片的飘落,雪白晶莹,流转白色精光,芬芳扑鼻,如冰花在飞舞。

偶尔几块巨石衔接处露出高楼的飞檐一角,青砖红瓦镌刻上了岁月的痕迹,透发着沧桑与沉重。

蒲和风大呼一声:“天!这浮空岛屿正在上升!”

“它藏匿在深渊之下的貌终于出现了,竟然是七层宝塔楼,记载在《修山道人的往事》一书之中,便有关于这七层宝塔楼的记载!”

“这七层宝塔楼,本身就是一件超越珍宝级别的尊宝!”

“珍宝之上,乃是尊宝啊!”

不愧是天问庄的掌门,虽然平日里蒲和风爱自称为天下最有文化的人,听起来太过狂妄。

但是蒲和风肚子之中也是有墨水的。

他的一番话让场所有人部惊动,开始躁动起来。

阳光照草地清纯美女日系唯美写真

“我以为尊宝级别的宝物,一直以来就是书中的传说,毕竟我蒲和风见过世间如此多的宝物,从未见到一件能称之尊宝的宝物!”

“哪怕是海洋墓之中出现的星钻符文武器,那不过是星觉帝国的特产,论层次,应该在珍宝和尊宝的级别之间!”

“这一件七层宝塔楼,足以秒杀当今海洋墓之中出现的所有兵器战甲!”

昔法眼神变得炙热无比,贪婪之色尽显眼底!

不仅是他,在场绝大多数人,内心的贪婪都在被唤醒,恨不得将此等尊宝收入囊中!

“如果有人能得此尊宝,纵横世间,所向无敌,根本就不在话下!”

蒲和风深吸一口气,刚才脑袋发热说了太多东西。

现在他终于变得冷静下来。

才知道刚才他的一番话,激发了多少人的热血和上头。

不过,他更清楚这七层宝塔楼为何能够称作尊宝。

乃是因为这座七层宝塔楼,可以根据主人的心意变大变小。

大则,直插云霄,镇压万物!

小则,如同指甲,藏匿掌心!

光是这一点,就不是当世任何一件物体能够做得到的。

众人眼前

一座恢宏古楼在飞!

无论你承认不承认,此时这座宝塔楼就在一步步逼近,天边至眼前,不过顷刻。

随着它身形不断上升庞大。

慢慢的堵住了深渊的空间。

而在七层宝塔楼的顶端,则是众人早已看不见的主殿棺椁。

最大的宝物,此刻放在最高的地方。

众人眼神满是惊讶。

面前的深渊被填平,反而是出现了七层宝塔楼的第一层的入口。

一阵秋风吹来,古木摇曳,花瓣漫天飞舞,簌簌坠落,到处都是雪白色,带着一种萧瑟,带着一种荒凉意。

哗啦啦锁链声搅动碰撞,寂静冷清的夜里百万刀兵激撞般刺耳。

只因眼前,一黑一白两条山岭般巨大的古老飞龙用锁链捆绑拉驰着驶来。

呼啸!

不少人害怕的趴在地上。

但是下一刻。

飞龙散去,竟是虚影!

只是一瞬。

众人周围的环境陡然发生了变化。

昔法心惊无比,同时对于七层宝塔楼的渴望愈发强烈了。

“这等尊宝,定然是属于我的!”

“能够随心所欲的修改周围环境,恐怕是十品强者都很难做到。”

正在所有人震惊之时。

人群之中突然有一个老者悠悠开口。

“不愧是你啊。”

他的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赞叹和唏嘘。

因为他的一句话,导致现场的氛围在急剧降温。

“此人是谁?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归元寺座下一位极其受净法主持宠爱的弟子忍不住问道。

净法主持轻抚白须,波澜不惊的道心猛掀起滔天巨浪:“你可知四百年前,清军入关,搅动风云是何等人物?”

小弟子沉思片刻,回道:“主持是说前朝皇帝,皇太极?”

“可他又和此事有何关系?”

净法主持摇头道:“七层宝塔楼之名,最早并不是源于《修山道人的往事》,想要追根朔源,恐怕还可以追朔到更早之前。”

“那是什么时候……”年轻弟子突然怔住,痴呆地看向七层宝塔楼,屏住了呼吸。

“龙背有灵山,山中生墓楼,高足一百零八尺。”

净法主持长吸一口气,慢慢的开口。

“有传闻万年前,人类曾经有过辉煌的朝代,就像是曾经转瞬即逝的楼兰古国一样。”

“在那个盛武的朝代之中,无数比当今世上最顶尖的强者还要恐怖的至尊,他们尸首陨落之后,然被收纳于一座山木合流、天地生养的古楼中!”

“古楼上下七层,这些死者以死者生前的地位,境界分别安置,故而,百尺墓楼——七级浮屠。”

净法主持笑着回答,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似乎难以置信净法主持所说的一番话。

但是,净法主持乃是归元寺的主持,而出家人不打诳语,净法主持定然不会说假话来糊弄他们。

音沐脸色也是微微一惊。

“这个高僧,倒是有些斤两,没想到一路以来,不显山不露水,到现在才开始发力。”

韩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音沐的身后,将音沐吓了一跳。

她有些埋怨的说道:“你刚才去做什么了?”

韩帝简单回应:“方便去了。”

音沐俏脸一红。

韩帝自然不会告诉音沐,这七层宝塔楼乃是他刚才去弄出来的东西。

凶墓之中的东西,没有人比韩帝,以及韩帝记忆之中的韩沧流更加的清楚了。

一开始的唏嘘老者,此刻正望着净法主持。

“不愧是净法主持,果然是眼界开阔,见识广泛啊。”

净法主持微微一笑。

“阿弥陀佛。”

“昆仑老道也是生命旺盛,精力丝毫不减当年呀。”

双方一阵客气。

场所有人皆是震惊无比!

“昆仑,老道?”

“昆仑派人来了?他们人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

“竟然是昆仑老道,传说的那个人物,不是相传他已经坐化了吗?”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