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安卓版官网下载

此时天还没完亮,街上的行人少得不得了。

街上一片清净。

付拾一没想到自己能找到玉娘。

可偏偏,她就是找到了。

玉娘就躺在桥边,旁边就是付拾一摆放灯箱的位置。

昨夜,拾味馆的人心情都低落,所以疏忽了竟然没有将灯箱取回。

玉娘躺在那儿,生死不知。

身上的鹅黄裙子,现在上面是大片大片血迹和污渍,看上去狼狈得不行。

有那么一瞬间,付拾一的心跳都停了一下。

她觉得,玉娘可能……

付拾一是秉着呼吸走过去的,每一步,心情都略微有些复杂。

直到她看见了玉娘的胸口有明显起伏,这才猛然一下子雀跃起来。

景粲的秀美笑颜极其俏皮

她扑上去,摸了摸玉娘的颈动脉,感受到了那壮实有力的跳动之后,心情就更欢喜了。

付拾一扭过头去,对着家里喊“快来人!张春盛!燕娘!”

付拾一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不只是拾味馆的人都跑出来,周围几家邻居也跑出来了。

付拾一不着急动玉娘——玉娘的心跳和呼吸目前都很正常,暂时不像是会有生命危险的样子。所以她的职业本能就开始启动。

因为街道河边部都是石板路,所以并没有什么痕迹留下。

连半个脚印都没有。

付拾一看了一圈,确定是没有任何痕迹,这才皱眉叹气。

又看一眼张春盛等人,轻声道“燕娘,过来帮我抬一下人。春盛,你去请大夫过来。”

玉娘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没有醒过来,连恢复自主意识的趋向都没有。

付拾一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过现在也没有仪器帮忙检验。

反正玉娘能回来,付拾一就已觉幸运——至于其他的,那都先放到一边!

齐三娘他们门被砸开的时候,一家子都是惊慌的样子。

等看到付拾一和燕娘抬着的玉娘,齐三娘只来得及看一眼那裙子上的血迹,就直接一下子昏过去。

齐三娘的丈夫石磊还算刚强,赶紧将齐三娘抱到了边上,然后就过来抱玉娘。

付拾一看着石磊和齐三娘,总觉得这才过去一天,夫妻两个头上的头发都白了不少。

石磊将玉娘接过去那一瞬间,摸到了满手的温热,顿时又惊又喜“玉娘!”

付拾一提醒他“赶紧放到床榻上去,然后我来给玉娘检查,看看究竟受伤没有,怎么身上都是血。”

石磊急忙照做。

那头,燕娘掐了齐三娘的人中,将齐三娘也给弄醒了。

齐三娘一醒,就扑到了玉娘身边,心肝肉的哭起来。

付拾一低声劝一句“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咱们先看看玉娘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将其他人叫出去,把门关上,然后过来脱玉娘的衣裳。”

“不然大夫一会儿过来了,我们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齐三娘此时也没个主心骨,下意识就听了付拾一的。

齐三娘将人情都请出去,然后关上门,过来跟付拾一一起脱了玉娘身上的裙子。

在给玉娘脱衣裳的时候,付拾一就已经发现了玉娘身上血迹的由来。

玉娘的腿和手上,都有伤口。

伤口不深,没伤到动脉,所以不至于血流太多。

但看那样子,付拾一一眼就知道,必是用刀割的。

除此之外,玉娘的头发,也没了许多。之前头发散乱着,还看不太明显,这会儿仔细一检查,就看出了端倪。

齐三娘看得更仔细“指甲,指甲也没了!”

付拾一仔细看了看玉娘的手指和脚趾,果然发现指甲都没了。

而且估计剪的时候太贴着肉了,好几个手指头都被剪破了皮肉。

正因为如此,才更能看出,那绝不会是燕娘自己剪的。

付拾一检查过身,除了手腕脚腕上的捆绑痕迹之外,也就只有后脑勺的一处伤痕。

身上,却半点痕迹也没有。

付拾一特地检查了私密处,发现更是半点痕迹也没有,一切都是正常的样子。

齐三娘就在旁边看着,自然也将这个情况看得很分明。

当确定玉娘的清白还在,并未被人玷污,齐三娘一下子就又哭出声来“还好,还好。”

付拾一却皱眉凶手图什么?劫持这么一个妙龄女子,不为色,只为伤人?

付拾一轻声问“那玉娘出门时候,带的钱多不多?”

齐三娘立刻摇头“不多。她出门买胭脂也是用的自己体己钱,都是平日做绣活存下来的,怎么可能多?”

“那身上首饰呢?”付拾一再问。

女人嘛,身上最贵重的未必是钱包里的钱,更可能是身上的首饰。

齐三娘还是摇头“没有。最贵的就是一对银镯和项链,你看如今还在呢。”

付拾一点点头。

的确,玉娘手腕上的银镯子还在。上头还沾满了血迹。

而项链也还在。

并且两样东西,看上去也都并不是什么非常值钱的东西。

付拾一看着玉娘这样,更加搞不懂情况了凶手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容不得付拾一多想,大夫就过来了。

付拾一和齐三娘将衣裳给玉娘穿上,然后拉下帐子将人遮盖,唯独露出了胳膊来诊脉,这才请大夫进屋。

大夫一进来,看见玉娘手腕上的伤痕,顿时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弄的?怎么还割伤了手腕?”

这伤口整齐得,想说是意外弄伤的,都有点开不了口。

付拾一却张口说瞎话“这是打碎了碗,不小心被割伤了。现在伤口虽然结痂了,可人却醒不过来。您给看看。”

齐三娘只剩下附和“对对对。就是打碎了碗,不小心割伤了。您快给看看。”

大夫盯着那伤口沉默了半天。

付拾一也不管他信不信,反正就催他快诊脉。

最后大夫给诊脉,然后就道“应该是没有大碍,就是血流多了,有点气血亏损。”

随后大夫又有点疑惑“可是为什么会昏睡不醒呢……”

付拾一眨巴眼睛“您是大夫您别问我们啊。”

大夫最后只能道“要不我扎一针?看看能不能醒?不过我觉得她这气血亏损成这样,还是睡一睡,补一补精气为好。”

付拾一很干脆“听您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