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下载安装最新版

【 .】,精彩免费!

柳灵姗一愣:“随便拉来的?”

迟德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啊。因为拍卖行有邀请奖励机制,只要邀请的人成功竞拍了物品,属下就可以拿到一些奖励。而属下的元魂乃是寻宝鼠,对人身上的富贵之气,有着敏锐的感知力。当时属下一瞧见那张公子,便觉得他身上有种逼人的富贵之气,所以便上前主动邀请他了。”

柳灵姗眼眸微动,笑道:“没想到还有这种天赋。”

迟德开咧嘴道:“灵姗小姐过奖了。”

柳灵姗眯眼道:“这样,现在立马去城东三十里外的小湖处,那里即将爆发出一场战斗,不用参与战斗,只需远远盯着,事后将战斗结果第一时间送到我这里即可。”

迟德开连忙抱拳道:“好,属下这就去。”

迟德开离开后,一道佝偻人影纵身落入小院。

柳灵姗淡笑道:“天伯。”

天离魄拱手道:“小姐,那张狂身上透着一股邪气,还望小姐与他保持距离,莫要与他太过亲近了。”

柳灵姗笑道:“有天赋有实力的年轻人,谁身上没有几分邪气呢?我那几个哥哥,实力与天赋都未必及得上张公子呢,可他们身上的邪气,似乎更重吧?”

天离魄一时无言以对。

冷酷小清爽

只得苦笑道:“小姐,老朽是为了好啊。”

柳灵姗微笑道:“我自知天伯是为了我好。可我也是个成年人,自有辨人之能。这张狂,兴许邪异,来历神秘,可他对我应该没有恶意,不是吗?”

天离魄一叹,只是抱拳拱了拱手,随即身形一闪,自行离去。

他即便身为柳家的三供奉,依旧是柳家的仆人,有些话他也只能点到即止,自然不能强逼着主人家听从他的意见。

“若能活下来,那才是给我最大的惊喜呢!”柳灵姗妙目微闪,有些期待。

……

半个时辰后,城东三十里外,小湖处。

当萧易和时令之赶到时,李奎阴已经纠集了一帮人,在湖边抱臂而待了。

李奎阴等人原本一脸冷笑,但见到时令之与萧易一起时,脸色纷纷一变。

时令之邪魅一笑:“我是来看看们是怎么杀死他的。放心,我只要天魄珠,他身上的其他东西,我一概不要。”

李奎阴等人欣喜,只要时令之不是跟张狂一伙的就成。

“时少宗主放心,我等必定杀了他,为时少宗主夺回天魄珠!”李奎阴连忙谄媚道。

时令之眯眼笑道:“加油。”

说完,他一个人走向一边,跃到一棵树上去,抱着双臂坐在树干上,等着看戏。

萧易目光扫向李奎阴等人,翻了翻白眼道:“给了这么长时间,就找来这点人?看来的人缘不太好啊!”

李奎阴脸色一阴,怒笑道:“张狂,到了这时候,还敢逞口舌之利?”

萧易一乐:“这时候怎么了?”

李奎阴冷笑道:“怎么了?我身边这些兄弟,虽然人数不多,只有八个。可他们每一个都是圣元境的修为!加上我,便是九人!”

萧易唇角一扬,邪肆笑道:“就们这帮饭桶,九个哪够?来个九十个,兴许能让我出出汗。”

“狂妄!”李奎阴大怒一喝,脸色狰狞道:“兄弟们,一起上,不管他什么来头,今个儿咱们都要让他为自己的嚣张付出代价来!”

“等等!”萧易却是张口叫停。

李奎阴冷笑道:“怎么,怕了?可惜已经晚了!今天必死!”

萧易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想要请后面那些对我有杀意的人一起出手罢了。”

说完,他回头道:“后面的那些,谁想杀我的,赶紧过来。若叫李奎阴抢了先,们可得不到半点好处了。”

后方跟随的人,微作迟疑后,便是纷纷身形掠动而出,足有二十多人。

这些人的修为层次不齐,最强者是一个右眼眉梢长着一颗大痦子的中年妇人,圣元境五重修为!

修为最低者,则只有天元境八重。

萧易摸了摸鼻子,揶揄笑道:“我真的有那么可恨吗?居然有这么多人想要杀我。不过,我猜们更多是为了我的元戒才想杀了我的吧?”

“们可曾想过,因为贪婪而将要付出的代价,会比狂妄更惨?”

那中年妇人阴冷笑道:“既清楚,那也算死个明白了。”

萧易咧嘴一笑:“好,那我也让们死个明白。我来柳城挑事,就是为了吸引们这些贪婪之人过来围杀我。因为,杀死们这种人,我心里不会有半分愧疚感。”

中年妇人脸色一变,这小子竟是故意设局?

其他人的心思,这一刻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时令之眉头轻挑,如今一想,似乎真是这么回事!若非故意,谁会故意抛出个约战地点,引得众人围攻?

“他真有这个实力杀了在场所有人?”时令之忍不住从树干上站起身子来。

如果情况不对,他会及时离去。

他感觉到眼前这个青年,比他更魔性,更疯狂……简直不能以常理度之!

就在众人犹豫之间,萧易咧嘴森然一笑,脚步微动间,一方大阵豁然从地面隆起!

轰!

瞬息之间,六合阵魂祭出!

踏入圣师之境后,萧易的阵魂,也进阶到了六合层次!

六合阵魂,将周围十里范围尽数笼罩,饶是那随时准备跑路的时令之,这一刻也被笼罩在其中!

六合之阵,封锁六方!

当大阵祭出的那一刻,这些被困阵中的人,真正是四方无路可逃,上天入地皆无门,瞬息陷入绝望之中!

尤其是……

这阵魂之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萧易的真实修为气息!

圣师之境!

那李奎阴等人,吓的都尿裤子了!

“……作为一个圣师之境的强者,竟是如此坑人!……还有点羞耻心吗!”那中年妇人惊怒的颤声吼道。

萧易邪笑道:“羞耻心能换来元石吗?就许们惦记着我身上的东西,不许我惦记们身上的东西?这想法,才是真的不要脸呢!”

时令之咬牙道:“张狂,敢动我?若叫我父亲得知,即便是圣师修为,也难逃一死!”

萧易瞥了一眼时令之,淡笑道:“时少宗主,论辈分,得叫我一声叔!父亲可是我的义兄,我自然不会欺负了。”

时令之满脸错愕,这人是父亲的义弟?他怎么都不知道这回事了?

其他人的脸色,就难看了……

时天何其狂傲,竟然会和张狂称兄道弟!这也足见张狂的不凡之处了,亏他们还想着仗着人多,杀人夺戒,简直可笑……

嘭嘭嘭——

一时间,除了时令之以外,所有人都绝望的跪了下来,想要求得一线生机。

Tagged